如今网络直播带货日益普遍,但直播售假也随之产生。2020年8月,一起网红主播在直播现场被警察带走的案件引起了广泛关注。近日,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宣判,网红主播廖某因售卖假货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此前,虹口区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廖某及其团队在2020年3月至8月间,在电商直播平台以直播方式为商家营销假冒Dior、CHANEL、LOEWE等品牌的服装、饰品、手表等商品,销售金额近70万元。上海杨浦区人民法院对该案当庭宣判,廖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对于廖某团队的其他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3年2个月不等,罚金5000至50000元不等。

2017年10月,廖某与杭州某公司签约成为一名带货主播,在电商平台开设直播间销售女装和饰品。随着粉丝的积累,廖某也形成了一个约6人左右、分工明确的团队。然而,从2020年开始,为了高额提成,廖某的直播间中出现了一些“特殊”商品,这些服装logo被遮住,暗示是大品牌“同款”,商品的售价往往只是正品店的几十甚至几百分之一,显然是挂着奢侈品标签的假冒商品。廖某是售假环节中的传播者,而实际货源由不法商家提供。警方侦查发现,与廖某合作的上百个商家中,涉嫌销售假冒奢侈品的有近30家。

我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规定,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违法所得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此外,网红或明星利用自己的流量优势,在直播带货过程中,对销售产品进行虚假宣传,存在明显的欺诈消费者行为,还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今年5月25日,《网络直播营销管理办法(试行)》也正式施行,主播的责任和义务进一步被明确。《办法》规定,直播营销平台应当与直播营销人员服务机构、直播间运营者签订协议,要求其规范直播营销人员招募、培训、管理流程,履行对直播营销内容、商品和服务的真实性、合法性审核义务。

《办法》出台后,各个平台也非常重视。例如,某些电商平台在产品功能层面,不给直播间的运营者提供任何可以篡改交易、关注数据的产品功能;并利用大数据风控识别的能力,对直播间的运营者在线下组织的这种刷单炒信行为进行识别和拦截。此外,为了进一步有效维护消费者权益,对存在电商交易行为的直播内容进行保存,以便在产生交易纠纷时进行交易信息回溯。

                                                                                                                                                                               (改编自中国基金报、澎湃新闻)


北京知产法院发布《侵犯商业秘密民事案件诉讼举证参考》

网络直播售卖假货被判刑

上一篇:

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取得显著成就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