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1日, 在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小米公司)诉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腾公司)“小米生活”商标侵权案中,江苏高院认定奔腾公司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之前,“小米”注册商标即已达到驰名状态,奔腾公司侵权恶意明显, 遂将南京中院确定的二倍赔偿倍数标准酌定调整为三倍,全额支持小米公司索赔5000万元的诉讼请求。今年5月22日,北京高院又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小米生活”商标予以无效宣告的裁定。

诉争商标“小米生活”由奔腾公司于2011年11月申请注册,2015年7月获得注册,2018年8月被商标评审委员会裁定宣告无效。随后,奔腾公司就此无效宣告裁定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认为,诉争商标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故判决驳回奔腾公司的诉讼请求。

2020年1月6日,诉争商标被奔腾公司转让于广东智米电器有限公司(简称智米公司。奔腾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麦大军,股东为苟余礼、麦大军;智米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麦大亮,股东为麦大亮、苟余礼、麦大军)。2019年8月28日,智米公司变更为中山麦火公司。

中山麦火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及被诉裁定,判令国家知识产权局重新作出裁定。

北京高院认为, 根据小米公司在商标评审阶段提交的广告宣传、获奖情况、于2011年8月16日召开“小米手机发布会”等媒体报道等证据可知,在诉争商标申请日前,小米公司的“小米”商标在手机等商品上已具有一定知名度,奔腾公司接触并知晓“小米”商标的可能性较大,其对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难谓巧合。

在奔腾公司注册的90余件商标中,不仅有在第7、10、11等类别商品上注册的多件与小米公司“小米”“智米”标志近似的商标,还有“百事百乐PAPSIPAPNE”“盖乐世”“威猛先生”“奔腾大地”等与他人具有较强显著性或较高知名度商标相同或相近的商标。奔腾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不足以排除其在实际经营中攀附小米公司及他人知名度的嫌疑。

因此,奔腾公司大量申请注册包括诉争商标在内与他人知名品牌相同或相近的商标,具有搭他人商誉、声誉便车之嫌,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了社会公共资源,并有损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之情形。

诉争商标虽由原申请人奔腾公司转让于智米公司,智米公司又更名为中山麦火公司,但由于奔腾公司与智米公司存在特定关系,故商标权利人变更并不能改变诉争商标系以“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事实。

综上所述,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改编自知产库)


《2020年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加快建设 知识产权强国推进计划》印发

继赔偿5000万后,“小米生活”商标被无效

上一篇:

许诺销售并销售新药 两被告被判赔80万元

下一篇:

分享到: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