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结一起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法院终审认定意大利珠宝品牌“BVLGARI宝格丽”为驰名商标,对其在“商品房销售”中进行“跨类”保护,判决湖南德思勤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德思勤公司)等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宝格丽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300万元。
  宝格丽公司是一家经营珠宝首饰的意大利公司,为第332078号、第334038号、第340247号“BVLGARI”、第3811212 “BVLGARI宝格丽”注册商标的所有权人,上述商标均核定使用在第14类珠宝、手表等商品上。宝格丽商业(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宝格丽上海公司)是宝格丽公司于2006年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从事珠宝首饰的零售等。

宝格丽公司称,2014年其发现,德思勤公司开发的房地产项目的楼盘外墙面、宣传册等位置,以突出方式使用“宝格丽”“Baogene”“宝格丽公寓”等标识。深圳市德思勤置业有限公司在其网站上推介涉案楼盘,在主页中突出使用“宝格丽”,并以高档珠宝饰品作为配图。深圳市德思勤实业有限公司在第36类“受托管理”等服务上注册了“宝格丽”商标,供德思勤公司、德思勤置业公司使用。

2014年10月31日,宝格丽公司、宝格丽上海公司诉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深圳中院),请求判令三被告立即停止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刊登声明致歉,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2000万元及合理开支50万余元。在本案起诉后,宝格丽公司还在第36类“商品房销售等”服务上注册了“BVLGARI 宝格丽”等四个商标。三被告在一审期间仍未停止相关被诉侵权行为。

深圳中院一审认定,三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宝格丽公司第36类商标的侵权及不正当竞争,判决三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

宝格丽公司、德思勤公司均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广东高院。广东高院二审认定,宝格丽公司在第14类“装饰品(珠宝)、表”商品上“BVLGARI宝格丽”商标,在中国境内已达到驰名程度,应对其进行跨类保护,遂改判三被告赔偿宝格丽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费用合计300万元,连带赔偿宝格丽上海公司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开支合计10万元。

广东高院审理该案的法官王晓明表示,此案审理的关键及焦点在于,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是否有必要对“BVLGARI宝格丽”商标认定驰名并进行跨类保护,以及应如何确定赔偿金额。

首先,宝格丽公司在本案起诉后在第36类“商品房销售”上注册取得的“BVLGARI 宝格丽”等四个商标,仅能约束三被告在一审期间仍未停止的被诉侵权行为。而对于三被告在本案诉讼前实施的被诉侵权行为,需要通过宝格丽公司在第14类上注册的“BVLGARI宝格丽”商标对其进行评价。

其次,本案中,宝格丽公司“BVLGARI宝格丽”商标经过长期使用,大量宣传,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并享有较高声誉,在被诉侵权行为发生时,已在中国境内成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已经达到了驰名的程度。三被告以“宝格丽”命名楼宇并出售,容易造成相关公众误认为其开发销售的商品房与宝格丽公司存在特定联系,不正当利用了宝格丽公司驰名商标的市场声誉牟取不法利益,从而对宝格丽公司利益造成损害。故对“BVLGARI宝格丽”驰名商标应进行“跨类”保护,认定三被告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

最后,本案在酌定案件判赔数额时,充分考虑了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涉案商标的商誉、被诉侵权行为的性质、侵权人主观恶意、权利人维权合理费用等因素,二是充分考虑了驰名商标特别是世界知名商标在被诉商品房开发销售中利润贡献率的限度、对涉案商标的使用程度以及跨类的联系程度等。据此,二审确定按法定最高额300万元作为本案的赔偿金额,其目的在于精确地给予知名品牌恰如其分的保护,体现我国知识产权审判“严格保护”与“比例协调”司法政策的真正内涵。


                       (改编自人民法院报)


强化行业监管与自律 遏制非正常商标申请代理行为

宝格丽在华赢得商标纠纷案

上一篇:

腾讯因“王者荣耀”起诉国知局

下一篇:

分享到: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