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工智能AI在各个领域的广泛运用,使用AI生成的作品是否能够享有著作权成为了一个热门话题。AI生成的文字作品是否能够享有著作权,AI生成的图形作品是否能够享有著作权和商标权?这些问题都值得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下做进一步深入的思考和讨论。 

近日,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对腾讯公司诉“网贷之家”一案(判例1)做出判决,认为网贷之家的运营方上海盈讯科技公司未经授权许可,抄袭了腾讯机器人Dreamwriter所撰写之文章。此案最终以腾讯公司胜诉而告终。

 该案被誉为国内人工智能写作领域第一案。有一些观点认为,该判决意味着法院已将AI生成作品纳入了著作权法保护范围。更甚者,有不少网络文章直接以“机器写稿也受保护”为题来吸引眼球。

 不过,笔者认为,从法院的判决要点来看,其并没有突破现有的法律规定,将AI作为著作权的产生主体。而是将判例1中的AI写作机器人Dreamwriter定位于一种智能写作辅助工具,并认为在著作权的产生过程中,起到决定作用的仍然是腾讯公司的主创团队人员,而不是AI,因此原告腾讯公司才能在现有的著作权法框架内享有著作权。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目前的著作权法中,对于可以享有著作权的著作权人是如何规定的。首先,著作权法第二条规定了:“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其次,著作权法第九条规定了“著作权人包括:(一)作者;(二)其他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著作权法第十一条接着对作者做了明确的规定:“著作权属于作者,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创作作品的公民是作者。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持,代表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意志创作,并由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承担责任的作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视为作者”。如无相反证明,在作品上署名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为作者。 

很显然,目前的著作权法中,已经将著作权人明确界定为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AI写作机器并不属于其中的任何一种。因此,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AI并不能作为著作权人享有著作权。

 上述判例1的判决中指出:“涉案文章由原告主创团队人员运用Dreamwriter软件生成,其外在表现符合文字作品的形式要求,其表现的内容体现出对当日上午相关股市信息、数据的选择、分析、判断,文章结构合理、表达逻辑清晰,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即,法院认为,虽然在涉案文章的生成过程中Dreamwriter起到了一定的辅助作用,但创作主题仍然是腾讯公司的主创团队人员。因而才对原告的著作权诉求予以支持。

 关于这个问题,在更早些时候(2018年)的“北京菲林律师事务所诉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下称判例2)的判决书中有着更加明确的阐述:“根据现行法律规定,文字作品应由自然人创作完成。……故本院认定,自然人创作完成仍应是著作权法上作品的必要条件。……由于分析报告不是自然人创作的,因此,即使威科先行库“创作”的分析报告具有独创性,该分析报告仍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依然不能认定威科先行库是作者并享有著作权法规定的相关权利”。

 在该判例2中,法院在将最终形成的涉案文章与AI写作软件自动生成的大数据报告进行比对之后,得出“涉案文章的文字内容并非威科先行库可视化功能自动生成,而是原告独立创作完成,具有独创性,构成文字作品”这一结。也就是说,判例2基于与判例1同样的审判逻辑,将涉案文章的著作权归功于原告的创作团队,而否认了AI写作软件作为著作权人的可能性。

 当然,在判例1中,Dreamwriter对涉案文章的贡献究竟有多大,其自动生成的文章是否就是最终的涉案文章,这些问题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尚不明确。但这里同时引出了另一个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题:AI生成的原始作品,在不经任何后期加工的情况下,是否应该获得保护。关于这一点,笔者将在后续文章中继续讨论。

 作为结论,我们可以看到,至少在这两个判例中,法院并没有对著作权法中所规定的著作权人范围做出任何突破。事实上现有法律条文中也不存在任何的突破空间。从法院的审判逻辑来看,实际上可以将原告的胜诉归功于自然人创作团队对AI生成作品进行了后期再创作这一事实上。因此,给我们的启示是,在目前的法律框架下,由AI生成的作品,若想获得著作权保护,还是需要在AI原始自动生成的作品基础上,由适格的著作权人进行一定的后期创作,才能够实现。


浅谈PCT申请在国际阶段的检索和实质审查

著作权视角下AI作品的保护(一)

上一篇:

印度专利申请实务

下一篇: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