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荷兰纽迪西亚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纽迪公司)旗下的高端奶粉品牌,“Aptamil”在母婴用品市场具有一定知名度。而在2011年以后,中国市场上开始出现一款名为“Aptamil”的纸尿裤,于是一场围绕“Aptamil”商标的权属争夺战在华展开。日前,该“Aptamil”商标权属纠纷尘埃落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近日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对第10000314号“Aptamil”商标(下称诉争商标)在(小孩用)纸围涎、纸或纤维素制婴儿纸尿布裤(一次性)等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的裁定。

 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由鲁奇(上海)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鲁奇公司)提出。鲁奇公司于2011年9月19日注册成立,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郑某同时系爱他美(山东)日用品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爱他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此外,郑某还担任爱他美(德国)公司(下称德国爱他美公司)总经理等。山东爱他美公司由德国爱他美公司于2013年9月24日出资成立,经营范围为生产、研发、销售婴儿纸尿裤(片)、成人失禁用品等。

 2011年9月23日,鲁奇公司提出诉争商标的注册申请,2012年11月21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小孩用)纸围涎、纸或纤维素制婴儿纸尿布裤(一次性)、纸餐巾、纸桌布、纸手帕等第16类商品上。2013年11月21日,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诉争商标转让予郑某。

 2014年11月6日,纽迪公司针对诉争商标向商评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主张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具有恶意,与其在先核准注册的第5576804号“Aptamil”商标(下称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相同商标。引证商标于2009年10月28日获准注册,核定使用在婴儿奶粉、婴儿食品等第5类商品上。

商评委于2015年9月29日作出裁定,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的字母构成、呼叫、含义等方面完全相同,构成相同商标。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小孩用)纸围涎、纸或纤维素制婴儿纸尿布裤(一次性)等商品(下统称涉案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关联性较强、在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较为接近,属于密切关联商品。诉争商标与具有一定知名度及独创性的引证商标同时在上述密切关联商品上使用,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相同商标。据此,商评委裁定诉争商标在涉案商品上予以无效宣告,在其余商品上予以维持。

郑某不服商评委作出的上述裁定,于2015年11月18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主张诉争商标具有较高的显著性和知名度,且涉案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不构成类似商品。同时,郑某称其公司系德国爱他美公司在中国成立的子公司,其没有攀附纽迪公司品牌的恶意。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认为,纽迪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引证商标在核定使用的婴儿奶粉等商品上通过使用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知名度,且引证商标无固定含义,具有一定独创性,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完全相同,难为巧合。加之郑某提交的证据显示其为婴儿用品从业者,与纽迪公司处于同一行业,对此理应知晓。诉争商标与具有一定知名度及独创性的引证商标同时在上述密切关联商品上使用,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商品来源产生混淆误认,诉争商标在涉案商品上与引证商标构成使用在类似商品上的相同商标。

 据此,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于2017年2月25日作出一审判决,驳回郑某的诉讼请求。郑某不服,随后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经审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与商评委及一审法院的观点基本一致,认为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构成相同商标;诉争商标指定使用的涉案商品与引证商标核定使用的婴儿奶粉等商品关联性较强,在消费对象、销售渠道等方面多有重合;引证商标具有一定的独创性,并在核定使用的婴儿奶粉等商品上具备一定的知名度;郑某对引证商标理应知晓,其提交的证据也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能够区分。


(改编自中国知识产权报)


《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后公布

上一篇

下一篇

“爱他美”商标成功维权

上一篇:

网络直播游戏 被判赔2000万

下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